昨夜寒潭梦落花

专注韩叶韩一万年!
快高三就不搞事了。

 

【韩叶/双性转】我可以摸你奶子吗(下)

*韩叶双性转,大胸老师韩X平胸学生叶

*ooc写得我瑟瑟发抖

(上)在这里

【8】

叶修蔫蔫的呆在韩文清办公室里。 


自从考完试就一直是这样,韩文清觉得叶修可能是陡然从第一名的宝座上跌下来有些不适应,这个年纪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


韩文清其实不太会安慰人,凶人倒是很在行。


看着叶修平时一本正经地捣乱,满脸嘲讽地胡说看习惯了


遇到现在的叶修反倒有些手足无措。


她没想到,她觉得不至于,她觉得叶修不会因为这件事颓废,那样太没出息。


但她还是没有这么说,用自己都想不到有多柔和的眼神看着叶修,说:“别颓了,回去吧,好好学习,不然下次也考不回第一了。”


说完不自觉地伸手揉揉叶修的头发。


叶修坐在椅子上抬头看韩文清,她已经霸占韩文清的椅子很久了。


“韩老师,你不会以为我是因为没考上年纪第一才这样的吧。”


“不是吗?”韩文清问。


“也不是全都不是”叶修说。


韩文清静静地等下文。


“主要是你答应我我考了第一你就答应我个要求。”


韩文清略微惊讶,没想到叶修对这事居然这么上心,现在的小女生都是这些心思吗?


“你说出来我听听。”韩文清其实也好奇叶修的要求到底是什么。


“你答应吗?”叶修神情看起来像是快要讨到糖的小孩儿


“你先说。”


叶修自下而上仰视着韩文清,突然一把把她抱住,手勒着韩文清的腰,鼻子下巴全埋进韩文清的胸口,只留两只乌黑的眼珠在外边,滴溜滴溜地转,特别无辜地看着韩文清


然后猛吸一口气!


埋胸!


韩文清被闹得措手不及,没想到叶修抽身就跑。


“就这点小要求啊,谢谢老韩。”


叶修笑得畅快,好似从来没有为什么事发过愁一样。


活像只偷腥成的猫。


韩文清竟然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低声斥骂道:“妈的。”

 


【9】


六月是火热的六月,无心学习的六月,高考临门一脚的六月。


是叶修频频发呆愣神的六月。


韩文清再讲台上滔滔不绝激情四射地剖析这套卷子,恨不得现在把所有人的脑壳敲碎了,把所有的知识一点一点的全给他灌进去。


这种热情感染了班里的每一个人,像是一簇噼啪作响地火苗燎燃了整个草原。


不管是坚定的还是迷茫的,阔步前行的还是跌跌撞撞的,都毫不退缩地决定往前走,你不知道其他的地方有没有路,那么前进就是最好的路。


最后的一次模拟考了。


以后大概再也没有老师给你讲卷子了。

 


【10】


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叶修好像还是在发呆。


韩文清列出来她历次考试的成绩,最大胆的和最小心的假设都给叶修罗列出来


“你不去奥赛真是吃亏了,和你差不多水平的人现在有几个手里有省奖的,可以走自招去更好的平台,你现在的成绩裸分是有优势,不过到底还是吃亏了,你想好志愿了没有,有没有将来的大题方向?决定深入做研究还是读个热门财经专业?叶修,叶修?你听着来么?”


叶修看着韩文清,又像是透过韩文清在看别的什么。


韩文清有些生气,人生的重要抉择,她尽全力想帮叶修找到最适合最恰当的出路,叶修好像根本就不重视一样。


把自己的未来当儿戏吗?


韩文清皱眉看向叶修,也不全是愤怒的神情,还带着些担忧和几分疲惫。


累,最近真是太累了,韩文清连带了好几年高三,年年都是这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自己能做到的所有工作做到最好,教师是个良心工作,她从来都不愿意违背良心。或者说,她愿意成为每个追逐梦想的少年身后的助力,哪怕推着赶着挤着,也要让他们往前走。


“叶修,提起精神来,真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韩文清少见地苦口婆心“成天都在想什么呢。”


“想你奶子。”叶修说。


“……”


邻桌的张新杰老师觉得今天仿佛又幻听了。


“我知道了韩老师。”叶修笑笑,之后神色坚定地说:“我决定好了未来要怎么走了。”



【11】


韩文清再次联系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到了高考填报志愿的阶段了。


学生一毕业,和学校老师的情分就算是了了,做学生的不必太想念,之后还有很长的人生等着体验。


而做老师的不能太想念,因为学生就是这样,一届届来又一届届走,你无非是他们人生某个阶段的过客。即使这个阶段让人留恋的心碎。


韩文清送过很多届毕业生,没什么让人舍不得的。


人若是有太多不舍就会活得很煎熬。


她只是偶尔看着叶修最后送她的书签出神,看着上边的画心想可真丑。


至于其他的心思韩文清一概不愿去仔细琢磨。


就像有些梦做得朦胧,而你一旦深思梦就会醒。



【12】


“以后大晚上别一个人出来,不安全。”韩文清见到叶修后说。


“所以我这不找你了吗,韩老师。有您在怕什么不安全。”叶修笑得谄媚。


“你跟家人吵架了?”韩文清问。


刚刚他就在远处看着叶修,嘴里叼着棒棒糖,低着头心不在焉地轻轻踢着超市门口的台阶。


“算是吧。”叶修嘎嘣一口嚼碎了棒棒糖。


“没考好?”韩文清皱眉。


“也不是。”叶修说。


“那是因为什么?”


“也没什么。”


“那你晚上约我出来干什么?”韩文清刨根问底。


叶修沉默了一会,抬头和韩文清对视。


“就是,有点想你了。”


眼神坚定,声音温柔。



【13】


高三忙完之后韩文清也没有歇着,直接又去了高一代课。直到忙到期末放假才算是真正的能够以喘口气。


这时候校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韩文清听说有学生在校门口等他——没想到叶修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这个时间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应该到了吧,之前怎么问她都不说,说要保留点神秘感。韩文清一直觉得她这种想法很无聊。

 

 


两个人在空荡荡的校园小路上边走边聊,韩文清突然意识到这条路是无数小情侣携手走过的一条路。成或不成,都在这条路上珍藏。


叶修突然在一颗葱郁参天的银杏树下站住,回头面对着韩文清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韩老师,”她说“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收到了,我爸妈一直想让我去省外一流的大学,学财会或者语言什么的,我说我不想学,我报了师范。”


韩文清听到有些惊讶,叶修又继续说。


“别人眼里的出路不是我觉得最好的出路。我觉得当老师挺好的,当老师不仅仅是为了教给学生知识,而是要让学生有学习的兴趣,有梦想,有信念,有热情,有好奇心,有求知欲。当老师,是要把自己所坚信的,一切美好,一切希望,全告诉学生。你是个好老师,当个好老师很难不是吗?可我也想想你一样,当个好老师。


“韩文清,我从前一直不说,因为我不知道我的路该怎么走,现在我毕业了,成年了,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我将来也能自己工作自己赚钱,顺着我想走的路走下去。我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过家家,韩文清,我喜欢你,我想和你谈恋爱,要有现在有也未来。


“韩文清,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叶修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14】


韩文清突然觉得一切都乱了,乱套了。


脑海里像是一阵清风刮过,转瞬之间山花遍野,白云舒卷。


叶修还在说,但是韩文清已经听不见了,随着叶修一张一合的嘴,耳朵里听到的全是自己乱七八糟的呼吸和心跳,撕扯着,撩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脑海中所有的思路打碎,杂乱的碎片最后拼凑出撩乱的身影。


叶修,叶修。


全是叶修。


韩文清不由自主地上前,一下子将叶修抱在怀里。


胸口相贴,脖颈相依。


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在两人耳边叫嚣。


“我比你大十岁。”韩文清说。


“没关系我喜欢。”叶修说。


“我有时候很无趣。”


“没关系我喜欢。”


“我很凶。”


“没关系,我也喜欢。”


“……”


“老韩,”叶修说,“你喜欢我吗。”


“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喜欢。”韩文清搂着叶修的臂膀更加用力。


时间仿佛在倒退着流转,鸟鸣树摇,刹那间唯有二者凝固。


韩文清好像也是18岁,没有工作后的无奈和疲惫,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怀里还搂着叶修。


“我们就是情侣了?”叶修问。


“是。”韩文清回答得坚定有力。


“那我能不能再问你个问题”叶修说。


“你问。”


六月的树叶吟唱着风声,阳光细密,树荫满地。


“老韩,我能摸你奶子吗?”


“滚吧。”韩文清轻声说。


-END-


我的妈,写到末尾终于点题了,差点忘了这是双性转设定。

当初只是一个“韩文清大奶的脑洞”最后每次打上END都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马上高三了希望一年后也能给自己个交代,而不是让自己交代在这。。。。


  41 2
评论(2)
热度(41)

© 昨夜寒潭梦落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