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寒潭梦落花

专注韩叶韩一万年!
快高三就不搞事了。

 

【韩叶/R18】囚警

甜肉饼,写出来就当在国庆犒劳自己了。

囚徒韩X狱警叶

(1)

乔一帆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监狱的铁门,听说这里住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恶徒,和那些小偷小摸不一样,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能杀死你。

“3129,监狱长训话。”

他做足了心里准备,还是在看到那人的瞬间心脏不住地战栗,甚至隐约有些腿软。

他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一丝害怕,拿出手铐直接拷上3129,手指隐约的颤抖还是暴露了他的情绪。

乔一帆有些羞愧难当,这是他第一天来监狱工作,魏前辈说为了锻炼他特意让他单独来带人,他却表现得如此不称职。

害怕一个罪犯?

不知道他有没有嘲笑自己——他知道的很多犯人都是这样,看不起警察,更别说他这种毫无经验的小警察。
但是那个犯人没有,他看起来凶狠严肃,但其实出奇得平静,仿佛习以为常,并且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走。”乔一帆说。

监狱的门再次被关上。

“这周第三次了。”,小房间里有人开口,“即使是政治教育也没有这么频繁的。”

张新杰冷静分析道。

“谁知道叶修那个傻逼想什么呢。难不成他还看上老韩了?一天不见辗转反侧?”说完他自己就笑了出来,小辫子附和地跟着晃动。

“希望不是。”张新杰说。

乔一帆把人带到典狱长办公室并且把人老老实实锁在特质的椅子上的时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但看着坐在办公桌前和善的看着他的叶修又顿时觉得有点局促不安。

“狱长,您,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我接下来要干什么?要不,要不给您倒杯水,或者……”

“别紧张,别紧张小乔,”叶修说,“别您呀您的,叫的我不习惯,咱俩论起来还是师兄弟,你私底下喊我师兄就行。”

乔一帆面对着他的长官和一直以来憧憬的警校传奇,乔一帆其实是紧张中带着点无处安放的兴奋,他张了张口,还是没能叫出来“师兄”这种亲近的称呼。

“要不,我喊您叶前辈?”乔一帆征求意见的问道。

“都行,都行。你第一天来,再去熟悉熟悉这里吧,不懂得就去问老魏和老方。”

“好,那叶前辈您忙。”乔一帆退了出去。

叶修这时候才笑着看了一眼被锁在椅子上的韩文清,仿佛刚意识到他要“忙”什么。

韩文清看起来一脸的不高兴还带着点愤怒的情绪——不过他一直以来也大都是这种表情。

叶修坐在办公桌前装模作样地翻开一个文件夹,以一种官方的语气质问道:“3129,关于你9月28号在食堂吃饭时不吃香菜,于是挑了一整桌子香菜,以致加大食堂阿姨工作难度的事情,你作何解释。”

没事找事一样的问题。

韩文清一言不发。

“3129?”叶修抬头。

“3129,我在问你话,回答我。”

“我没有名字吗。”韩文清开口,声音沙哑,带着些难以言喻的味道。

叶修瞳孔微缩。

他站起来走到韩文清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韩文清,背着窗外的光线脸色晦暗不明。

“犯人也想要名字?”叶修冷笑。

韩文清平视着叶修腰带上漂亮的搭扣,眼神里带着侵略。

“犯人就没有拥有名字的权利吗。”

叶修一脚蹬在韩文清两腿间空出的椅面上,马丁靴在铁质的椅子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

“因为,”叶修笑了,“你就不是人。”

韩文清猛然抬头,凶狠地盯着叶修,很多人都因为他的眼神而惧怕他,但叶修没有,只是以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神情和韩文清对视。

谁也不能判断染血的刀和藏锋的剑谁更胜一筹。

叶修的靴子缓缓地往前蹭,轻轻地蹭着宽松的囚裤。
韩文清的呼吸陡然加重,脸上肌肉瞬间绷起。

叶修停下脚上的动作,缓缓俯下身子,调笑道:“在长官的鞋底下都能硬起来,你还真是个,畜牲。”

两人的鼻息在空气中混合升温,彼此的视线焦灼,胸口那颗马达超负荷地运载,温度高得简直能自爆。

韩文清瞬间暴起,像是要杀了叶修。

但他直接咬上了叶修的嘴,舌头毫不费力地伸了进去,和另一个激动到颤抖的同伴纠缠,彼此剑拔弩张地想要侵略对方的领地。

韩文清这边略胜一筹,将对方牵引了过来,吸进了他的嘴里,片刻又放开了自己的俘虏,去他的领地疯狂侵占,舔舐每一寸角落。炽热的温度和真实的质感,烫得人心灵颤栗。

叶修的腿放了下了,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抓紧了椅子的靠背维持平衡。

如果他不抓紧点什么让自己肌肉紧绷,就真的会被这条暴虐的舌头牵带着直接滚到韩文清身上。

两人的鼻息喷到对方脸上,比火焰掀起的巨更灼热。
韩文清猛地撤出来,声音比之前还要嘶哑。

“你也硬了,长官。”

刀剑相抵的一刹那,没有血腥,只有四溅的火花。

【下章开车】

下一章

  60
评论
热度(60)

© 昨夜寒潭梦落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