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寒潭梦落花

专注韩叶韩一万年!
快高三就不搞事了。

 

【韩叶/双性转】我可以摸你奶子吗(上)

*这个是韩叶【双性转】,大胸老师韩X平胸学生叶

*你说联盟谁胸最大?除了韩文清还有谁?


【1】

韩文清刚接手这个班,班级成绩两头大,往往这种班特别棘手棘手,又加上是新高三,突然换班主任肯定会有一堆问题等着她。


比如刚进班就看见角落里两个女生窃窃私语,写写画画。


本质给女同学留面子的原则韩文清当做没看见。


结果后边越发放肆,不知道写了什么,女生笑得趴到桌子上。


教书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肆无忌惮的学生,韩文清怒气越积越多,看了一眼座次表,还是没忍住,皱着眉严肃地说:“叶修,纸条给我交上来。”


下边的女生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老师刚刚为什么突然点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叶修依然不为所动,显然是想赖过去,偏偏韩文清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直接走到叶修跟前伸手要拿。


叶修,把手背在后边,一脸你是谁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什么纸条啊老师?”


“少给我装蒜,给我!”韩文清低声冷冷道。


周围的同学光是听着韩文清说话心里就发怵。


最后叶修没辙只得妥协,拿出纸条。


“当着全班同学大声给我读你写了什么。”


“什么?”叶修惊讶。


“我说读你写了什么。”韩文清心说治你们这些女生她有的是法子。


“不……不好吧。”


“你写得时候怎么不觉得不好啊?读到我让你停为止。”


最后叶修拿出纸条,挑着眉瞄了一眼韩文清,清了清嗓,字正腔圆地朗读。


“沐橙,新来的老师奶子好大,我好想摸。沐橙,新来的老师奶子好大,我……”

 

 

【2】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韩文清有了切身体会。


下课之后说了一句“叶修来我办公室。”


随后抱着教案风风火火地就走了。班里同学在她临走前大气都不敢喘,相反最该有压力的叶修偏偏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活该了吧,该!”张佳乐第一个跑来幸灾乐祸。


“怕什么,我年级第一啊。”叶修满不在乎。


“那老师眼里你一定是有成绩没人品的危险品。”


“我年级第一啊。”


“年级第一了不起啊!我上次差一点就考过你了!”


“你哪次不是差一点考过我?我年级第一啊。”


最后在苏沐橙和孙哲平的拉架下,这场嘴仗才没升级成诸如撕你本子和把你铅笔盒扔垃圾桶的恶战。

 

溜溜达达走向办公室的叶修一直觉得办公室最安全。起码老师也就骂你不会去动手,有气就受着,况且按照以往来看谁气着谁还不一定。


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在,韩文清不好把这事明着说,含混不清地严肃地教育叶修,叶修一句话不顶,只是笑眯眯地答应着,一笑不要紧,韩文清看着更生气了。


这是对待错误及时认错认真改正的态度吗?笑什么笑?谁训谁呢?


“叶修,你是个女孩子。”


“我知道,我不瞎。”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这还不正经?老师我已经很严肃了。”


韩文清的冷脸在叶修身上打了miss


气得她恨不得把数学书糊叶修脸上。让叶修在三角函数解析几何和空间向量里忏悔人生。


“算了......你回去,把数学课代表叫过来。”


“叫课代表干什么啊?”


“问那么多干嘛!”韩文清瞪叶修。


“可是,我就是数学课代表啊老师。”叶修回敬韩文清一个大大的招牌笑容。


看起来挺嘲讽的。

 

 

【3】

韩文清最近胸闷气短,绝对不是胸部发育闹得,她早过了初次发育的年纪。


全是让叶修气得。


当教师6年,工作经验算不上最丰富,但行事教学的铁手腕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


有传言说她快30岁还不结婚就是因为没人敢要。


以前她生气都是直接拍桌,火山爆发的瞬间让学生感受到六月飞霜般的凛冽。


从来没有气得说不上话,发脾气又没什么正当理由的时候


直到,遇见,叶修。

 

 

叶修托着腮帮子仿佛已经老僧入定,就要长睡不醒了


韩文清在黑板上写着最后一道大题的解析过程,一边又关注着叶修


真想把她叫到走廊里吹吹风,看她还睡不睡。韩文清想。


就这样,整节数学课精力偷偷的被叶修分走了一点,韩文清自己也没注意到


“这个地方……”韩文清话没说完突然顿住了。


不对。


这答案不对。


“老师……答案是不是错了?”喻文州也在第一排小声提醒道。


韩文清讲题不喜欢抄教案,反而是从新做一遍,这样讲起来思路也清晰。


还从来没遇到做过好几遍的题会做错的情况。


“大家先别抄,这答案不对,我前边有地方算错了,你们帮老找找那里有问题。”韩文清没有因为做错了就紧张或者尴尬,反而从容的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坐着的学生也都动作了起来,好像找到老师的错误是个天大的荣誉一般。


紧接着,后排的角落里响起一道懒散的声音,却能让整个班都听见。


“左边黑板第二列地三行抄错了一个符号,以后的计算带的数就都是错的了。”


叶修还是拖着腮帮子,只不过睁开眼睛看向了韩文清。


“你早发现了?”韩文清皱眉。


“对啊。”叶修理所当然。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就是想看看老师您能错到什么地步,没想到竟然算到了最后……厉害。”叶修佩服道。


“……”


事后据黄少天说他清楚的听到了粉笔断裂的声音。

 

【4】


座位轮换之后叶修左边沐橙右边老魏,老魏今天依旧不怕死的在睡觉。


“那位同学上来写一下这道题。”韩文清站在讲台上说。


 

 

“老魏,老魏,”叶修拿胳膊顶了下魏琛“醒醒。”


“干嘛?”魏琛迷迷糊糊地答应。


“老师让你上去把黑板擦了。”


“卧槽。”


魏琛腾的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到讲台上,拿起板擦以此生从未有过的迅猛速度开始擦黑板。


“你干什么呢!”韩文清吼道。但还是没能制止住魏琛把题目和图像擦得干干净净。


“我擦黑板啊?”魏琛说,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转头看向叶修。


“我让你做题谁让你擦黑板了!”


“叶修……我日!”


底下叶修笑得一脸云淡风轻,其他同学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开始大笑起来。


“安静!”


全班同学立刻噤声。


“你给我到后边站着去。”韩文清对魏琛说。


“凭啥?我又不是故意的。”


“凭你上课睡觉,你去后边清醒清醒。”


“还有你,”韩文清看向叶修“也后边站着去,下课来我办公室。”


叶修一脸从容,甚至俏皮地回答:“好的。”

 

【5】


韩文清没想到,叶修对于数学有这么多独到的见解。


自从上次叶修在班里指出了她的错,她就把所以近期要讲的题给叶修看,名曰挑错。


一开始只是为了让叶修帮自己分担点工作,磨磨她的性子。


但是叶修真的是下了功夫在这上边,还写上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构思巧妙让韩文清都赞叹。


这让韩文清渐渐不再将她当成一个学生,而是自己的同龄人。


但是叶修身上还没有作为社会人的无奈和心机,带着她十八岁的朝气,懒散又阳光,像是雨后散落的杏花,简单,干净。


叶修还是特别不听话,惹得她生气,气得想掀桌子


偶尔会很皮,趁着没人溜进办公室里,偷吃她的水果,偷喝他的奶茶,翻看她的备课本和没收的闲书,大喇喇地坐在她座位上等她回来,招招手说老师你可算来了啊


本来只是聊题目,后来什么都聊,像是黄少天附体一样问东问西,有别的老师进来就装模做样地假装请教问题


老师你多大啊?


你有男朋友吗?


你那个大学毕业的?


你吃什么胸这么大?


真烦人啊,韩文清想,总是问题一些无聊的问题,扰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好像情绪被人牵制住了一样,一会生气一会笑的


真烦人啊,韩文清想,她讨厌这种不能自控的感觉。


韩文清赶过叶修很多次,说过不可计数的滚


叶修从来没滚走,反而越靠越近。


和韩文清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


她们之间相处的气氛明显和刚开学不一样了,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韩文清事后总会不由自主的回想相处的小细节。


一次一次,一遍一遍


不一样了,心境已经不一样了。


【6】


叶修这次月考数学又是年级第一。


 “你怎么不去上数学竞赛。”韩文清问


“太麻烦了。”叶修说,顺便把一沓改好的试卷放到韩文清桌前。


“而且,上竞赛高三要去集训,我就不在班里了,老——师。”


叶修弯腰几乎要趴到韩文清的办公桌上,眼里带着笑意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几乎确信她那一声“老”其实是想说“老韩”,私底下没人叶修都这么叫她。


不在班里又怎样?她很舍不得班级吗?又不是彻底不能见面,有什么割舍不下的?


只不过,那样自己就见不到叶修了。


韩文清皱眉。


什么时候,自己内心竟然这么渴望见到叶修了?


她看着叶修的笑眼。


青春的,活泼的,热烈的,飞扬的,带着所有的梦想和热爱


韩文清比叶修大十岁。


韩文清是叶修的老师。

 


“前途最重要,上课去吧。”韩文清说。


“好,不过老师,”叶修出办公室前又说了一句“我下次数学要是还能考年

级第一,你就答应我个小要求呗?”


“你考到再说。”

 

【7】


事实证明flag是不能随便立的。


“哈哈哈哈辣鸡了吧叶修,这次总算考不过你张爷爷了!”年级第一的张佳乐如是说


“考过我一次有什么可骄傲的”叶修说。


“这次老子年级第一啊。”


“我考过很多次年级第一。”


“这次老子年级第一啊。”


“下次等我血虐你。”


“哦,可是这次老子年级第一啊。”


“……”


最后在苏沐橙和孙哲平的拉架下,这场嘴仗才没升级成诸如撕你本子和把你铅笔盒扔垃圾桶的恶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tbc-

 

(下)在这里

  111 2
评论(2)
热度(111)

© 昨夜寒潭梦落花 | Powered by LOFTER